人物專訪潘淑清主任

           首先,感謝潘主任在百忙之中,抽空接受我們的訪問。潘主任乃是PAZEH族的後代子孫,也是 潘敦仔的後代,對pazeh的歷史非常了解,所以這次的訪問,可預期的將對我們這隊有非常大的幫助。

問題:pazeh的歷史起源,在清代時的歷史地位?是否有當官?並請問主任是第幾代的子孫,是否有族譜可以給我們做參考呢?

回答:康熙時的通霄社反抗,清軍誘使岸裡社助剿,事後封阿穆為岸裡九社總土官。第二代土官阿藍助剿朱一貴有功。第三代潘敦協助鎮壓大甲西社有功,賞御衣。1770年,乾隆帝召見潘敦,賜授「大由仁」封號。1788年岸裡社又助剿林爽文有功,受封屯防。我是自歸化後的第十一代子孫,目前祖譜在潘永安後裔宗親會會長,也就是我的堂弟潘稀祺那裡,他現在也是巴宰族岸裡社潘家文史工作負責人,積極投入pazeh族文史之工作,你們的參考書籍—巴宰王國就是由他所著。我們這一代的男子名字末字為祺,女子名字中字為淑。

 

問題:pazeh的發源地一開始就是在[岸裡社]了嗎?如果不是,那是從何遷居而來,為了什麼理由?現今pazeh後代的分布區,又是如何?

回答:當時pazeh族的分布的確叫岸裡社,但並非單指現今的岸裡大社,其涵蓋地區很廣,包括現今的豐原、北屯、西屯及大肚山。我們原來的居住地在舊社,也就是今之后里,後來會遷移到大社的原因並沒有確切的說法,有的說是pazeh族有先知,因後來原居住地因地勢較低,已被大甲溪淹沒;有的說是被大社的楓樹林所吸引而來,因pazeh族人以漁獵為生,楓樹林內有可狩獵之鹿,又瀕大甲溪可供射魚,楓樹林一到秋天滿林楓紅,景色宜人,是以誘發pazeh族人移居於此。至於現今pazeh族後代的分布就沒有明確的資料,只知記載中有提到移居宜蘭、埔里、鯉魚潭等地。

 

問題:pazeh現今有什麼古物遺留下來,是否有實物、圖片可尋?他們的服飾與用品與漢人有何不同,有何代表顏色或是服飾?

回答:雖然為們為潘氏士族,但遺留下來的文物並不多,有一塊由清政府所賜的匾額在我大伯家。因以前的人不知文物之珍貴,有人來借就出借,且大多一去不回,部分則被偷走。有一批文物在日據時代被日本政府借展,但未歸回,後來國民政府來台後,即接收該批文物。在當時,我的祖父曾多次去文請政府歸還,但政府以其為國家珍貴文物為由,拒絕歸還。該批文物,目前在國家歷史博物館,另外,在台灣大學也有一批文史資料,也是被人借去做研究,並以其名義捐給台灣大學,這些資料我想我們是無力要回了。關於服飾用品,由於漢化的早,因此遺留下來的傳統服飾並不多,只能從行樂圖中略觀一二。

 

問題:現在pazeh是否還有保留他們的母語與習俗?對於祭歌—aiyan是否能吟唱之;以及活動「走鏢」「牽田」現在還有再舉辦嗎?可有紀錄圖片?除了這些還有什麼代表活動與歌曲?

回答:目前pazeh族人會說母語的並不多,只剩下居住在埔里的老人家還能用母語交談及吟唱詩歌。我們目前能做的,就是將母語以羅馬拼音紀錄起來,以免母語流為失傳的命運,但要做到用母語交談是不可能了,pazeh的歌多為敘事歌,也只剩老人家會唱,牽田和走鏢是pazeh族的傳統活動,曾於民國八十八年pazeh族過年時在埔里的愛蘭國小盛大舉行,但近年已很少再辦相關的活動了。

 

問題:如何分辨自己是否為pazeh後代?

回答:以大社來說,只要是世居此地且姓潘者多為pazeh後裔,由於遷居的關係,但現今之大社村pazeh人已不多,在埔里的pazeh族人比這裡還多。

 

問題:可否煩請主任為我們講解「葫蘆墩圳」與「割地換水」的故事?

回答:由於開墾耕作需水利措施,當時的pazeh族人只有土地,而欠缺足夠的財力,因此便與張達京合作,由張達京出資建圳,與pazeh族人立約,以土地換取水權的使用,這就是「割地換水」的由來。  

工作分配

資料整理—柏翰、婉臻       照相—欣理         錄音—易修、婉琪